我们为什么要选择PlatON生态?

PlatON Cross联合发起人—節

当看到PlatON主网确定上线时间的时候,我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与大家分享一下Cross团队为何要选择PlatON,以及是如何参与PlatON的过程。

在构思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和老夏交流了下,我问有没有可能我们就以故事叙述这样的方式与大家分享。平日里我们讲述了太多技术、畅谈太多未来,会让社区小伙伴有疏离感。所以,这次我希望我们以一种更为柔软的方式,去告诉其他小伙伴,我们与PlatON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这样的想法,得到了老夏的肯定,我们认为,重社区文化的区块链行业,恰恰缺少了一丝人文关怀。所以我们希望换一种方式,与大家沟通。

以上是这篇文章的由来,接下来,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Cross团队参与PlatON的故事。

第一次了解到 PlatON 是在2020年7月,由同事对接。起因是当时的公司,想做节点服务商相关的业务,所以,平时同事会通过业内渠道,寻找一些POS型项目。在当时,PlatON是我们寻找的多个项目之一。

坦白说,对于那会的我而言,这只是工作的一部分,PlatON仅是未来潜在合作方的一个,并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于是我仅做了一些常规的项目调研,沟通。

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他背后的万向区块链。

这是区块链从业者都能明白的份量。但也仅限于此,毕竟对于我来说,手里面对接的项目多达几十个,不太可能花精力去一直关注某个项目。无非是考虑未来上所后,在合适的价位买点Token存着。

这是我最初对PlatON的认知及接触。

后来是Alaya网络上线,官方面向社区开放节点申请,并赠予节点用于抵押的Token ATP,同事当时提交了一份申请,后面就是比较常规的跟进、上线节点、保持一定程度的关注、做做相关工作。

整个故事转折之处源于去年年末,在上海出差时与朋友的一次聊天。他提出了一个我之前未曾想过的观点。“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的接轨,不单单是技术上的问题,还需要各种合作方能接受这种技术试点。而这点,恰恰是很多区块链项目不具备的能力。但是万向本身在实业的夯实之处,已经领先太多区块链项目,这是PlatON的天然优势。”

作为一个13年开始了解Bitcoin,17年全职入行,并且一直从事商务及运营相关工作的人来说,对这句话的体会非常之深。区块链与现实场景之间的隔绝,并不仅仅是技术的不成熟,另外一个重点在于商务代价过高,愿意将这项技术投入生产环节尝试的企业也是凤毛麟角。这是区块链行业面临阶段性的困境,鲜有人提及,但却是事实。

回成都后我思考了很久,在与Jason聊天过程中提出我要离职的想法。我厌倦了这几年区块链仅停留在炒币空转,财富倒手的游戏了。PlatON这是这几年中,我看过的这么多项目,区块链离所谓“落地”最近的一次,我要All In。

Jason:“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要参与PlatON生态的打造。”

随后是沉默,思索…

几天后,Jason找到我,说他这几天仔细研究了一下PlatON,然后理解了我的想法,决定一同离职,出来干这件事。

就此,Cross有了雏形。

之后,我们开始规划方向及目标,并鼓动Planck从研究所离职出来加入这件前途未卜却非常有趣的事。

在做这样的决定和筹备之前,我们甚至没有与官方沟通,这就是区块链行业独具魅力的一面,它足够包容。社区不是指人数,也不是指买盘力量,而是指群涌的智慧,它容纳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这是真正参与区块链这个行业的人才能理解的一种文化根基。

春节过后,Cross正式成立,并以第三方团队这样的身份成为PlatON生态的一部分。我本人则加入社区筹备组,Planck加入技术筹备组,与基金会保持密切的沟通。

在参与PlatON生态建设的过程中,认识了非常多优秀的小伙伴,超元团队、彼岸团队、FengShan团队还有大家的小宝贝—刘轩。在这个过程中,Cross获得了大家非常多的帮助,让我们十分感激。

平日里,我会和彼岸团队的老夏瞎聊。最初,我很好奇一件事,就是为什么在腾讯多年,身居要职的一个人,会出来干这么一件事。

老夏说,他脾气大,伺候不了人。我忽然会心一笑,心想:原来他也把打造PlatON生态这件事,视为自己的事业了。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来干这么一件看上去并不赚钱的事?

因为我想亲眼见证,这个萌芽的过程。

彼岸立方创始人—君行

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赶上2009年1月3日的圣玛丽亚号(Bitcoin),错过了2015年7月30日的五月花号(Ethereum),所以在2021年4月25日我就必须带领团队登上这艘PlatON号!

9年以来我一直是区块链世界的观察者和浅度参与者。虽然读过几百份白皮书,研究过大多数主流项目的经济模型,但是还是会被那些曾经尝试深度接触的项目和从业者扑面而来的烟火气,刺激得退避三舍。行为经济学中的典型案例高频的重复出现,大道甚夷而民好径在这个行业的上升周期中展现的尤为突出。某次沟通时PlatON Cross 联合发起人—節说过,他更喜欢在市场转熊的时候踏踏实实做事,对此我也深以为然。

全面参与生态

初次接触时,就被PlatON那种不时散发出来的不急不躁优雅而又笃定的气质吸引。3年来团队不断打磨完善产品细节,一次次的升级优化改造有序而节奏清晰,定位分布式隐私AI网络,精准的把握住时代的关键生产要素数据和区块链技术的融合。

2020年10月Alaya网络上线之后,我决定带领团队全面参与到生态之中。

研发线的小伙伴问我为什么全面参与到PlatON生态?我给他们讲了行业发展趋势,PlatON生态的定位,给他们展示文档、矩阵元之后,研发线的小伙伴们摩拳擦掌立即开工,一个春节假期完成了数据DEX的MVP!

运营线的小伙伴问我为什么全面参与到PlatON生态?我给他们讲了人类组织进化史,讲了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展示了Gitcoin。沟通之后运营线的小伙伴回去3天就拿出整套的运营发展思路和落地方案,自发启动了Twitter和Medium内容运营,群裂变活动。

传统金融合格投资者问我为什么全面参与到PlatON生态?我给他们讲了人类金融发展史,讲了黄金、Bitcoin、fiat money,介绍资产配置与不同大类间的再均衡,介绍Staking和DeFi,现在他们追着我问如何搭建节点什么时候才能加入进来!

共同成就伟大

对于有志于区块链行业的个人和团队来说,想踏踏实实做成一些事情最佳的时间窗口一个是3年前,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 PlatON生态中就会出现一批可以比肩Hayden Adams(Uniswap创始人)、Andre Cronje(yEarn.Finance创始人)的伟大创业者,有幸和你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连接遥远的过去与未来,我们为此而存在。

此时,我在PlatON Cross的節 、Jason、习羽;超元立方的旧童;itokenpool的熊猫;Fengshan的凌凌漆这些小伙伴们已经看到了那闪烁的光芒,还有应用生态组、社区组的小伙伴们,你们的人生注定不平凡,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我有幸认识大家!

主网上线意味着项目生态全面启动,多维度的商业行为、业务体系即将全面开始,大量的DApp将基于PlatON和Alaya开发。项目白皮书、蓝皮书中描述性的文字将快速变为代码、合约以及服务,更多的开发者、生态共建者、用户即将到来,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开始。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在这远航扬帆启程的伟大时刻,彼岸立方诚挚的邀请大家共建PlatON生态,见证和参与伟大诞生的过程!

在此特别感谢Latticex基金会工作人员的指导和帮助。

Dante CEO—王悦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网络和数据的时代,工作和生活的99%都处在各种APP的掌控之下,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都笼罩在数据的驱使中。“淘x/抖x比你妈更了解你”这句话已经从戏言成为了现实。作为自然人,在享受网络和数据带来的便捷的同时,也失去了个人的话语权和隐私。

在你无法拒绝某个APP带来的便利之时也出卖了自己的隐私和数据话语权,这种落差在不同意释放隐私内容就不能使用某个软件的时候尤为显现,一种在数据强权面前的无力感随之而生,愈发强烈,催生了Dante团队创业的念头和方向——隐私存储和隐私数据。

之前的我是从事境外IPO的服务工作,主要是集中在一级市场找项目和做服务。虽然近年来接触了非常多的科技类项目,也感受了很多优秀的创意,但潜意识深处依然在寻找着什么。

在2017年开始接触区块链项目的时候,被去中心化这种全新的协同方式深深的吸引了。从比特币横空出世至今已经十余年了,但是落地的区块链项目或者说和实际生活结合应用的项目还没有大规模推行和确定。在这个时期机缘巧合,恰好调研了一个传统型的分布式存储项目,当时我脑海里便首次出现了有没有可能将区块链,与存储应用相结合起来?于是我便开始留意这种类型的项目了。

无巧不成书,也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在区块链行业中“徜徉”的小伙伴—節,在理念上产生了非常多的共鸣,其时也正值以太坊如日中天,人们看到了太多的憧憬。然而,当时我的精力还是主要落在了传统型科技项目方面,区块链对我来说仅算是埋下了一颗种子。

18、19年市场非常低迷,很多人产生了怀疑,而我在传统项目方面的IPO工作却小有所成,可能是没有深入区块链行业,所以受到市场低迷情绪的影响反而较小,区块链的种子也在内心生根发芽,慢慢成长。

在2020年上半年,和几个多年在互联网圈子摸爬滚打的老将头脑风暴,大家控诉着对数据霸权和利益垄断的寡头,掌握着数据和规则的互联网寡头就能制定规则和算法以此来影响和控制个人行为,并创造暴利的商业模式,而普通的用户只能任人宰割、中小企业只能徘徊在生存线上,成为寡头吸金的工具和来源。互联网现状使大家极快的达成共识,组建团队希望能够在互联网3.0的时代构建出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络,并且在部分应用节点上,提前进行商用落地。其中两位技术老将,从2016年开始投身开发互联网去中心化,作为曾经主导了国内智能电子汇单系统和主创同花顺移动证券部门的老将,开始了他们的最后一次创业,希望用人生余下的时间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络,技术已经进行了六轮迭代开发。

技术的迭代发展,让我对隐私和数据的关系产生了更深层次的思考。既然与数据相关,首当其冲的是分布式存储,最初想到的是具备天然生态优势的波卡和cosmos。然而在与技术团队进行反复沟通的过程中,大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落地一个分布式存储项目并不难,但如何有别于传统互联网寡头,真正做到确保用户的数据权益,并在此基础上发挥数据的使用价值,需要数据隐私方面更加完备的生态基础,波卡、cosmos并不具备这样的特质。

这个时候,17年播下的种子带来了收获。在一次跟節闲聊的时候,发现他们组建了PlatON Cross团队,也通过他们了解到了PlatON这个项目。PlatON隐私AI的理念深深的打动了我们,我们发现一直寻找的,准确的说其实并不是分布式存储这样一个其实带有传统存储型项目影子的对象,而是需要打破传统格局,具备数据确权保障特质的存储项目,而PlatON天然具备在生态层面提供这一保障的基础。通过对PlatON理念及生态的了解,我们团队也找到了从去中心化网络中优先实现的落脚点——隐私存储。

项目名称上,PlatON选择了向柏拉图致敬,我们便选择了向同样具备变革思想的文艺复兴先驱但丁致敬,这便是Dante项目的开始。

Dante主要集中在隐私存储的方向,希望能够为用户提供操作简洁、成本低廉、满足多样化需求的存储服务。且服务的终端是放在用户个人身上,除了用户具有对数据的所有权和处置权外,其余任何企业或个人在没有数据所有权用户的许可下,都无法对其数据进行处置或转移。这种给用户隐私权极大尊重的方式,我们相信是未来的方向。而这些应用的实现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来给予支持。

在和Cross成员以及PlatON生态的夏君行、熊猫、彼岸团队的沟通,以及在21年4月加入生态筹备组后,实实在在感受到大家的热情。尤其在对生态建设的共同筹谋划策后,Dante团队更加确定了PlatON在隐私计算、隐私网络方面投入的决心。

我们进一步了解到了万向区块链的实力和生态建设的热情,Dante团队决定,以绝对开放的心态去拥抱PlatON生态,希望Dante和PlatON一起奔向更光明的未来互联网,陪伴PlatON一起打造隐私网络,在PlatON的土壤中,结出Dante更璀璨的果实,同时也给土壤带去更多的养分和活力。

PlatON主网上线,从此刻开始,破土而出、茁壮成长,直至成为我们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

博晨基金负责人—陆飞

Token Fund在金融圈已经是非常常态化的存在,但也一直是毁誉参半的存在。誉的是,在行情好的时候,它足够暴利;毁的是,它非常野蛮。

18年初的某格基金聊天记录外泄事件,让多少传统私募基金头脑一热,冲进区块链行业交了智商税?至今仍为行业笑柄。

对于Token Fund,我本人一直嗤之以鼻。传统金融人分两种,一种是风控理念,一种是风投理念,我恰恰属于前者。所以一年前,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终有一天我会说服领导,带队做一支区块链基金。这大概是命运的神奇之处。

博晨基金本身并非专业的Token Fund,我们母公司是传统私募基金,而信息安全这个领域也是我们一直在投的。当然,从未以Token这样的方式去投资过任何区块链项目,出于职业本能,对于不理解的事物,我们处于保守且观望的态度。

我依稀记得和節的认识,是上一次区块链大火的17年,我们在一次线下分享会议上认识的。那也是我最初因为职业发展需要,尝试去了解区块链这种新鲜事物。

当然,最后结果,我们公司放弃了这条赛道,理由很简单,足够唬人,但鱼龙混杂,且金融属性大过技术属性,炒作属性高过实用属性。

一个合格的职场人具备的专业素质就是,放弃不代表完全不关注。但因为和節认识且聊的投缘,所以,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从他那里打听这个行业的发展及其他种种。

后来决定真正进入这个行业的原因也来自和節的一次聊天,那时候,他已经离职出来,并开始投入到PlatON中去。他给我讲了他这几年观察到的Token Fund的发展及进化史,然后给我提了一个很有趣的概念——“生态孵化基金”。

他说:“如果我们把一条公链,看成一条产业链的话,那这条产业链,就会生长出各个不同的部分,并且各司其职,完成闭环。而以前的Token Fund,都是玩一波流,私募、拿币、套现、下一个,如此往复。但传统基金具备的投后管理这些能力,是大量Token Fund不具备的。”

真正打动的我,并非生态孵化基金这个概念,而是产业链这个比喻。它忽然让我觉醒了一个意识,原来,很多项目并不是单打独斗,他们可以完成一种奇妙的内循环。这点投资理念刚巧和传统投资比较像,比如,我投了一家公司五千万的天使轮,那大概率我也不会吝啬投另外一家和这家公司业务有契合度的公司五百万。

想到这个点,让我开始对这件事产生强烈兴趣,然后开始研究PlatON。作为一个专业投资人,一眼即能看出空间,拥有豪华投资机构,却因为低调的宣发策略,导致市场热度不足。这就意味着,留给我们的空白处非常多。

几乎没有太多犹豫,我就判断这件事,可以干。

后面则是说服领导,搭建团队,找到几个本身就是加密货币领域的LP,然后筹集到一笔资金款,正式进入PlatON生态。

博晨基金的理念和传统Token Fund不同,我们对短期的收益率并不是特别重视。理由蛮简单的,当这个团队立项之时,我们公司内部就讨论过,这是一个业务分支,而非业务主体。我们目前依然是保守派,不认为区块链短时间能达到所谓的革命性颠覆,但是,区块链产业未来成为互联网的一种分支领域,或则是补充,光是这点,都值得搏一搏。

而我始终不敢妄言未来Web3.0的形态将是怎样,但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我相信,PlatON会是其中一匹黑马。

SuperEcube联合创始人—goo

很多人说选择大于努力,之前的我对这句话并不很认同,但是遇到PlatON,我认为我做了人生中重要的选择之一。

感恩,我选对了。

2018年7、8月份,一个照往年没有太多不同的夏季,PlatON项目举办了一场闭门会议,邀请了我的一位朋友,恰巧我从我朋友的口中听到了PlatON,我与PlatON的故事于这场“恰巧”中开始了。

初识之后,我对PlatON非常感兴趣,在之后两年的时间里,陆陆续续的听到很多PlatON的消息,但并没有太多交集。直到2020年初,机会来了, PlatON组织了银河拉力赛活动,我成为了最早参与的人之一。跟其他团队相比,虽然自己只有一个人,但心情依然很激动。当时没想过队友来的那么快,方式那么特别…

测试网刚开始的时候, 因为委托收益的问题,我和早期参与者,并且也是单打独斗的旧童,因为委托收益问题在PlatON论坛的一个帖子里争论了起来。当时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各持己见,来来回回的你争我吵,有种在辩论赛上唇枪舌战的感觉。但不吵不相识,慢慢的,发现我们在很多地方有共识,并且能够互补,于是我们就成为了朋友。后来,机缘巧合又认识了柯南,我们认为在Staking比赛中单打独斗是没有任何靠前的希望的,于是我们联合了起来,在活动中合力拿到了节点前十的好成绩。

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并没有失去联系,而是拉了小群,经常在小群里交流。在Alaya上线之后我们都申请成为了节点,建立了XPool、EPool、SuperEcube(原Z节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PlatON项目的发展,我们发现一个人的精力和资源是有限的,单打独斗是没办法做成事情的,我们希望能为PlatON能做更多的事。所以,在2020年9月,我们三人正式成立了超元立方。

对于超元立方,我们付出了很多,也遭受了很多挫败,但这个团队的建立带给了我们很多收获,也让我们迅速成长起来。在这里,我们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他们好学上进、逗比可爱、能为我们带来很多新的观点和输出。我们以真诚待人,小伙伴们以厚德回报。

回想最初,我们只是非常看好PlatON的短期价值,但是随着对PlatON的了解逐渐加深,我们认识到PlatON是非常值得我们长期去支持、去布道、去为之奋斗的。

PlatON属于基础设施,包含公链、隐私计算、AI,截止目前,我们没看到PlatON的同类项目。PlatON的愿景是超前的、宏大的、充满想象的,其他项目只部分些愿景或功能重合,远不能用来与PlatON比较。这也意味着,Platon的实现是难度极高的,所需要的成本和时间是极其巨大的。随着主网的上线,我们能够看到的是,Platon团队已经克服了这些困难,他们正在给我们这些支持者兑现彼时的承诺,正在尝试书写一份完美的答卷。

至于我们为什么选择拥抱PlatON生态?

因为,“山”就在那里!

PlatON社区活跃者—刘轩

我与PlatON的故事始于必然,敬于人品,合于性格,终于梦想。

陪伴着PlatON走过了大半年的时光,回想起当年的相识,世界那么大,我的圈子那么小,不过刚刚好遇见PlatON。在思想、做事风格等很多方面我都与PlatON社区成员产生过共鸣,两条平行线都会在无穷远处相交,更何况我和PlatON产生了这么多交集,相识亦是必然。

在PlatON结识了很多新朋友,也让我重新认识了很多老朋友,很尊敬他们,也要特别感谢他们的辛勤付出。

联合舰队的熊总送给很多社区成员肖风博士的书,当然也包括我;年前Fengshan团队也给我和一大批社区成员送出了新年最好的祝福礼物-乘风破浪的日历;超元立方是像家一样温暖的地方,那里的小伙伴长得好看,说话又好听,做事也团结,一个个的才华横溢,有什么理由不喜欢超元立方呢?itokenpool的熊猫哥古道热肠,能及时为社区成员解决很多问题,时不时举办各种活动送出福利。

往事历历在目,HAYPO的小灰意外收获众多委托人,跟着童总热衷于洗脚的空总苦心经营novanode,Dolphintwo的dd大佬和dpos.club的负责人以他们的方式脚踏实地谋发展,老铜一身执念化作外宣先锋。

我看到的社区成员十分真实,恍惚之间好像感受到了他们炽热的心脏在跳动,方方面面和大家的情投意合也让我深深扎根在了PlatON社区。

前段时间在一众好友的建议下,我也参与到主网筹备工作组中。其中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凯哥在社区组工作会议上讲到,我们是一个团队,不是一个团伙。

我也相信在官方团队内部的有强大团队意识。君行哥和節哥指导并帮助我的日常工作,作为前辈的他们亲切热情有耐心,言语之中不失锐气。接触到更多的事情也遇到更多的问题,遇事不决问J总(虽然开黑没少一起掉星,这个问题他真的真的解决不了),看见他就好像看见未来发福的我。和J总交流很多,也是我第一次对其他人讲述我自己的未来规划,我们俩的交流天马行空,从游戏到生活,从PlatON的token到生态建设用途,如师似友般的沟通倍感亲切。

PlatON把我们聚在一起,缘分真的很奇妙,总会让志同道合的人产生交集并共同奋斗。

PlatON背后阵容豪华,但是日常宣传的更多是类似于密码学的技术,明明能靠脸吃饭的,但是却靠技术立足。

在PlatON不止能遇见梦想,也能遇见更好的自己。

我和J总一样都想参与进PlatON的生态建设之中,趁着年轻有精力成就一份自己的事业,如今PlatON是主网上线阶段,新的世界正准备拉开帷幕!

5 Likes